阿花

【熏晗熏AU】怪物

(向一直支持我鼓励我的太太 @xxxsent 和各位阅读过我的仙女们土下座谢罪呜呜呜呜。每次想要挑战长篇幅就会发现自己还并不具备这个能力。还是把这个小故事丢上来博您一笑。如无意外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写这个cp了quq。)


0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被叫做地球的星球。
在这颗美丽的星球上,居住着许多美丽的小人,而在他们之间,也发生了许多美丽动人的故事。
其中有个人曾经写下这样一个故事,他向我讲述了在那遥远的星系中,他们是如何走向灭亡的。
其实这并不只是个故事,但我还是在心里保留了一点隐隐的希望。
如果它不只是个故事的话,那么这个故事就太悲伤了。

02
故事发生在人类灭亡的前夕。那时候,他们的科技已经十分发达,甚至可以同我们比肩。
我问他,人类如此强大,宇宙中还有什么能杀死他们呢。
他没有回答我。于是我又问,那么请至少告诉我,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谁吧。
这次他点点头,说,这个故事曾经牵动了数百万人的命运,但是它的源头发生在两个少年之间。

03
那是两个身份异常煊赫的少年。他说着,划动火柴点燃烟卷。一个是帝国君主的独子,长得又瘦又冷,像一根枯火柴。一个是血族最美的少年,他的族人都觉得他是血色鲜丽的玫瑰花。
我偷偷看他隐藏在斗篷里的侧脸,说,那你可长胖了不少。
斗篷的褶皱里飘出一缕烟,他说,老实说,我并不在这个故事中,故事里的人都死了。

04
怎么死的。我追问。
你问的是谁,是那个人类的小王子,还是那个吸血鬼的少年?
他没有容我回答,将烟轻轻放下,接着说,那个人类的小王子死在牢房中,而那个吸血鬼的少年逃了出去,在那之后他又活了很久很久,却发现自己早就已经被埋葬。
给我讲讲那个小王子的事情吧,我央求道,我很想知道。

05
据他讲述,那位小王子是彼时那个强大人类帝国君王的独嗣。但不幸的是,他是个私生子。
他在自己命运的早年就不得已和母亲分开,被士兵掳到常年积雪的国都居住。
他有一双和母亲一样的美丽眼睛。他总是立在整个王宫最高的那扇窗边,像皇城不散的阴影。
他的样貌也的确是皇帝心上的一道阴翳。他总是让父亲想起某次不愉快的嫖宿经历,或者无数次因为他低微的出身被皇后嘲讽的经历。于是在他成年的那天,他的父亲为此做出终结,而他则为此付出代价。他失去一只宝石般的眼睛。

06
他的父亲为什么不和其他女人再生一个孩子呢,我问,如果他愿意的话。
他的父亲根本没有这种繁衍子嗣的能力,他或许自己知道,也或许不知道。他答。
那小王子也知道这件事,所以才没有反抗吗,我问。
父亲对他暴怒的次数太多,但又没有真的杀了他,他已经明白了。他答。

07
随着小王子一天天长大,帝国渐渐衰败。皇后脖子上的珠光变得暗淡,父亲的脸也变得丑陋。
地球不再是宇宙中唯一闪耀着智慧光芒的星球。其他星系中的文明开始逐渐超越人类,并不断派出使者与人类进行交涉,渴望在这里获得权力和利益的一席之地。
吸血鬼是在那个时候来到地球的吗,我问他。
他摇摇头。不是的,血族人在地球上生存有很长的历史。他们的历史差不多和人一样长。

08
血族人是人类之中携带极特殊基因的一群人。他们生来就有比常人更为灵敏的感官和更为发达的运动能力,在远古时期更易存活下来,甚至因此一度成为最强悍的部落。但是,他们却在社会文明兴起时,被指控为异端,一旦被发现,就面临绞刑危险。
当然,除此之外,血族人还有一些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他们吸血。
我点点头,我在图书馆里的文献中读到过。但是,他们不能喝动物的血液吗。
他们不喝血液,他纠正道,他们将獠牙刺入所爱之人的项颈,从那里吸收血液。

09
如果不吸血,他们会怎么样。我问。
他没有回答我,接着说下去。血族人一直生活在人类社会的边缘,而人类也一直通过幻想和恐惧认识血族。曾经有极少数勇敢的血族人在人类社会中生活,但是大多数血族人都自幼被灌输人类是邪恶生物的思想。这种矛盾在外星生命入侵地球时得到激化,血族人也想将人类推下王座。

10
所以,血族少年也是为此杀死了小王子吗。我问他。
是的,那天夜里他只身来到巨大的人类建筑中,要用一把银匕首杀死皇帝。但是小王子发现了他,他不知道当小王子发现自己曾经信任的朋友居然想要行刺自己的父亲时,内心有多么震惊。但是小王子忍住了种种悲哀的冲动,主动向父亲请求,审问这个大胆的刺客。于是在那间冰冷刺骨的囚牢中,少年将自己几乎未曾使用过的獠牙刺进朋友的动脉血管里,听自己的朋友发出绝望的悲鸣。
你骗我。我反击道。我在书里读到过这个故事,我已经认识字了。这和我读到的不一样。
你读到的是这个故事的通行版本。他挥灭手中的烟火。我给你讲的是独一无二的版本。

11
第二天,男人果然又出现在这里。这一次,他给我讲了关于这个故事的更多细节。
比如说,人类的小王子和血族少年是如何相识的,又是如何分开的。
他还对我说,所有声称小王子最后战胜了自己的私欲,将血族少年绳之以法的故事都是假的。
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我,所有童话故事都会有一个美满的结局,王子杀死巨龙,公主爱上王子,可是你在生活里却很少听到这样的事情。还有,人是不可能战胜自己的私欲的。当伟大的民族感情湮灭了私人感情,“人”本身也就不复存在了。

12
两个身份高贵的少年相识于绞肉机般推进的战场。随着紧张态势的加剧,小王子终于被父亲和朝野舆论赶去边疆的战场做一个散兵游勇。他仍然是那样又瘦又冷,但至少他失去的那一只眼睛在这里有了更好的解释。往常他阴森的形象只会迎来贵族女子的侧目,如今却被士兵视为英勇的象征。
他不能不说是很喜欢自己的军队生活。在这里,他不曾为自己的身份和存在感到抱歉,也不曾受到饱含恶意的尊重。更好的是,他生平第一次拥有了死亡的可能。

13
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是在某个寒冷而节庆的夜晚。指挥官以为敌军不会在斋戒的节日开战,于是格外允许他们可以在营地烤火、唱歌。他记得火光闪烁照亮了每个粗糙男性的脸庞,也记得在数百公里外的皇城,那里的人们一定还是在和往常一样举行舞会。
他咬下一大口干燥的面包。他不喜欢舞会。除非舞会上也有嘹亮的军歌。

14
男人们嘶吼般的歌声戛然而止。马儿尖利的嘶鸣响起。
敌人像狂风骤雨一样袭来。铁蹄踏碎了火焰和瓦釜,热汤翻滚着熄灭了湿冷露珠。

15
小王子决定要挺身迎接神圣的死亡。可是当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被一只手抓住了脚踝。
那是一只从地下伸出来的沾满血污的手。他几乎是本能地想要掰开那只手,想要逃走。但是那只手的力气太大了,那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力气加起来那样大,而是一种根本无可反抗的力量。
那是血族人的力量,我插嘴道。那是血族少年的出场吗。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那是小王子第一次见到血族少年,可是少年却知道小王子很久了。

16
少年是他们那一族群中的异类。他们的族群崇尚力量,连幼童也喜爱暴力。可是他却偏偏想要追求自己无法获得的东西,譬如说,他很想要知道一朵花有多香,人类的体温又有多烫。
但幸运的是,他虽然为人古怪,却长得极为秀丽。因此他仍然是许多血族少女婚配的首选,连贵族大公的女儿也痴恋他,以极高的权力和荣誉诱惑他。
他却像一阵风似的逃走了。

17
他来到人类的领地。尽管那里是边疆,雇佣军的审查还是非常严格的。
他给自己戴上一副焊死的铁面具,好隐蔽血红的瞳孔和雪白的獠牙。
他在人类的军队里,成了一名坦克兵。他虽然看不到外界的东西,却可以凭借强大的感知力在战争中无往不胜。玫瑰般少年的美名渐渐在血族中被遗忘,神炮手的声名却在绿营中鹊起。
那一天似乎是某个人类的节日。他们接连不断地走来向他敬酒,却不见小王子的身影。

18
流星般的火球带着骇人的呼啸声向他袭来。但是他的心中没有任何恐惧。
他的坦克被弹壳砸烂在战壕防线边缘,他的身体像珍珠镶嵌在纹章上那样被绞死在铁皮里。
他本该为这种处境感到恐惧的。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的思想完全被一种好奇心占据了。
他勉强伸出一只尚能动弹的手,却没有想要逃生的欲望。
他只是抓住了过路的那只脚踝。

19
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如果不是小王子能够以过人的胆量将他从铁皮中拯救出来,他早已死在战场上。那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爱情。他和小王子并排躺在战壕里数着繁星的夜晚,他想要触碰他的黑发,又收回手。
他还记得小王子拆下他扭曲变形的面具时,自己内心有多么恐惧。倘若自己的样貌不能得到这个人类的认同,那么,得到再多同伴的认同也没有意义。在他内心深处,人类始终是比血族更像地球主宰的国族。如果他能够获得一个成为人类的机会,他会毫不犹豫地同意。

20
“我的脸很丑陋,会吓坏你。”他痛苦地说。
“不,你的脸是我见过最美丽的脸了。”小王子惊喜道。
“你从没见过我这样的血族人吗?”他问。他恐怕小王子的不恐惧是源于无知。
“我听过血族人的传说,血族人都是干枯的怪物。可是你不是,你很美。”他赞叹道。

21
然后呢,我催促,希望他能快点将故事讲完,不要停下来揩眼泪。
后来,他们就相爱了,爱得再也不能分开。他道。
你不能总是敷衍我。我知道,一个人是不会轻易爱上另一个人的。
爱当然不是轻易的。恐怕你只知道人类的相爱,而不知道血族的相爱。人类爱另一个人的徒有其表,爱浪漫情感的铺张浪费。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人的身躯会老去,怎样神武的军官也会变成颤抖的老人,怎样明艳的女人鬓边也会长出白发,这是内在的原因;在生活拮据的情况下,再相爱的人也很难一直保持他们爱的纯洁性,因为爱本来就是一样昂贵的东西,这是外在的因素。因此人类的相爱虽然得来不易,却失去得很容易。可是血族的相爱,是爱另一个人血液里的甜味,爱骨骼间的泡沫,爱生命中所有一闪而逝的梦想。当你在一个极为有限的身躯中获得了无限的爱情梦想,你难道还能不去爱这个人,还能忍心离开这个人,还能忍受无法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吗?

22
我从没想到我会引来他这一番高谈阔论。我只好问,他们这么爱彼此,又为什么分开呢。
因为他们爱上了彼此,所以他们想要更加靠近彼此。为此他们必须分离。
我不明白。我说。请你解释得明白些。
我给你讲一个别的故事吧。他顿了顿。
不要,请讲这个故事。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分开。

23
这个故事对你的问题很有帮助,它曾经牵动了数百万人的命运,但是它的源头发生在两个少年之间。那是两个身份异常煊赫的少年。一个是帝国君主的独子,长得又瘦又冷,像一根枯火柴。一个是血族最美的少年,他的族人都觉得他是血色鲜丽的玫瑰花。
可是你已经讲过这个故事了。我惊讶道。
他露出一种我难以理解的表情。他说,我知道。
你可以当这是两个不同的故事,也可以把它们当成是同一个故事。

24
那位小王子是彼时那个强大人类帝国君王的独嗣。但不幸的是,他是个私生子。
他为自己低微的出身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决心要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为改变这种命运,就是牺牲别人的情感和生命他也在所不惜。因此,他设法营造出一种被敌人追杀的惨象,使自己在众目睽睽下出现在自己朋友的眼前,希望以此骗取他的信任。
他的朋友或许知道这是一次挑战,又或许并不知道。但是他接受了这个挑战。
他在和贵族大公女儿的婚礼上撒开新娘白手套的手,去牵小王子浸血的手。
他毫不犹豫地抱起朋友生命迹象极度微弱的身躯,踏碎一地水晶般的月光。

25
为了挽救朋友的生命,他甚至不假思索地和他结合。
等等,你是不是给我解释什么叫作结合,还是说,就是像人类的结合那样。我问。
那是完全不同的。他说。血族的结合是一种庄严的仪式。他先是咬破小王子的脖颈,随后又抓破自己的脖颈,让他从里面吮出一点血来,就像母亲给刚诞生的婴孩哺乳那样。他看着小王子睁开血红的瞳孔,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奇异情感。这种情感是战壕之夜他曾感受过的。
少年感到既快活,又痛苦。他为自己救活了朋友的生命而快活,为朋友一定会死去而痛苦。
他想,还不如不要救他,就让他现在死去。那样的话,就不会承受更多的痛苦。

26
可是你还没有说,他是来这里做什么的。我问。
那时候他父亲很受血族人起义的困扰,因为血族人的实力很强大。他提议,可以运用他们高超的科学技术提取血族人的那种特殊基因,将其用在士兵身上。他是来取得那种基因的。
好吧,但是,他怎么提取基因呢。我被难倒了,他好像也被这个问题难倒了。因为我看到他很不自然地把烟丢在地上,踩了踩。在我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他才开口:
他通过和血族人结合取得基因。为把基因延续下去,他回到皇城后就和某个贵族少女生下孩子。
他还真是一个没什么尊严的王子。我总结道。他用自己的身体做科学实验。

27
你哭了。他柔声道。他的手指摸到我的脸上很温热。
我没有。我否认道。我只是不喜欢这个故事。
为什么。他很耐心地问,是因为这个故事很悲伤吗。
不,是因为这个故事里的人都很愚蠢。既然人类的小王子决定要做个坏人,他就不该爱上血族人。而那个少年,他既然是爱小王子的,他也不该杀了他。我是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即使他鞭打你,不听你的话,你也不应该杀了他,对他真的生气。我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大哭起来。
正在阅读这个故事的诸位读者,请原谅我。那个时候我只有八岁。

28
他就这样一直陪着我很久。一直到太阳西沉,他才告诉我探视时间快到了。
我说,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两个愚蠢的人叫什么名字。
是的。他笑了。那个无法坚持做个坏人的叫谢晗,而那个恼羞成怒杀死朋友的叫李熏然。
那你呢。你的名字叫什么。
他微笑着想要张口,却被我的话打断。
你是我爸爸吗。

29
这个会讲故事的男人,他做了一件我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事。
他让我把手贴在他的胸膛上。他说,这颗心脏正在不断泵出血液,这些血液既来自地球上的小人谢晗,也来自地球上的小人李熏然。虽然我从没见过你的母亲,但是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说我就是你的父亲。
他的胸膛很热。我不知道地球上的小人是不是都有一颗热热的心脏。
我小小声地问他,你是那个小王子吗。
我不敢大一点声音。因为我忽然也非常害怕,他会像小王子那样消失。

30
这个故事的结尾我一直都不知道,所以我只好凭借想象来将李熏然没有告诉我的那些部分补全。
我幻想小王子是怎样看到朋友出现在皇宫中,幻想他的心情是多么快乐,又是多么悲伤。我幻想少年是怎样痛苦地接受了小王子人类的血液,是怎样痛苦地在那一刻知道他接近自己的别有用心,又是怎样欣慰地知道他在战壕里的夜晚也是醒着的。我幻想他们在交换血液的时候是如何感受到丝绸般柔滑的肌肤,幻想他们感受过彼此心中曾为自己编造怎样美满的故事结局,幻想一个人是如何活过一刻强如活过一生。我还幻想变成吸血鬼的小王子是如何被自己的父亲宣判绞刑,流尽最后一滴从不曾属于他的血液,终于变成一个儿童也向他掷石子的干枯怪物。
在那天,我问他,我是怪物的孩子吗。
他却对我说,你是地球的孩子。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22)
  1. xxxsent阿花 转载了此文字
    这位太太的文笔可爱又迷人!诚邀大家进她首页感受一下!

© 阿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