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花

【川泓川】舞(凑热闹,一发完) 

(分享一个钢琴二重奏版本的卡农,像是两个男人磨合的舞步。)


一个安静的夏日午后,石泓从学校归来。
他抬起头,望着依然是一成不变的筒子楼,一成不变的晾衣绳,心里生出种感慨来。
什么时候这样的日子才能过到头呢,什么时候他能够有勇气叩响那扇门呢?
倒不是多么急迫地想要逃离,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过得太久,太久了。

他小心掩上铁门,因为房子老旧,怕是容易晚上呼呼漏风。
把泛出油色的书包挂在衣帽架上。再拍一拍满手的粉笔灰。然后顺着墙根躺下。
他多么渴望再听到一次那女人的声音啊。
她轻轻问,哎唷,发生了啥事体,侬才好伐?
然后他轻轻答,啊,勿要紧个,谢谢侬。

那个女人是他的邻居。她姓什么,叫什么,一概不知。
石泓只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自己的完美情人。
她会在每天晚上吹一会双簧管,会在每天早上七点十五分推门离家,会在每周末带回一束玫瑰花。
她一定是位演奏家。他这样想着,疲倦的双目漫上喜悦,竟在乐曲声中睡着了。

他曾无数次地想要敲敲她的门,然后对她说一句,侬好啊。
可是他无数次地失败了。
那天,他在楼道间彳亍,却听到男人的说话声。他的心一瞬间绞紧了,仿佛等待宣判死刑。
然后听到,石泓,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蛮好的。他用一种机械的礼貌说着,把男人让进屋子来。
咳咳。男人用手挥了挥扬起的灰尘。
这间屋子并不脏,只是太久没有人打扫了。
再干净的房间,有人打扫和无人打扫就是不一样的。

唐川是他年少的好朋友。他们总是比赛谁能第一个解出题来。
离开学校后,他就再也没有遇到这样的人。
这样执着于一道题,一个算式,一个符号的人。
所以他又回到学校里来。

怎么了,你在楼道里做什么?唐川的眼睛闪烁着渴求知识的光芒。
啊,没什么,捉老鼠,捉老鼠。

捉老鼠从衣柜里捉出一卷《卡农》乐谱来。
唐川教授看着他,心生疑惑。从来不关注其他事的石泓,竟然也会听音乐。
他刚想发问,男人却比他还要急迫。
那个,唐川啊,你好不好,教我跳舞?
侬啥意思?唐川教授眼睛睁得滴溜溜圆,被吓出了上海话。

他把屋子里那张格外显眼的小黑板转过来,反面赫然是一大段摩斯码。
别人或许不懂,唐川却一眼看出,这就是自己手里拿的《卡农》。
我已经全部背下来了。石泓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只是我还不会舞步。

为什么突然要参加毕业舞会?
因为我已经发现了一个完美的舞伴。
那你呢,那一年为什么突然不再联系我?
因为我以为你不喜欢和我研究同一个课题。
十一
石泓老师穿着棉布拖鞋,唐川教授穿着尖头皮鞋。
软绵绵的舞步遇上精湛的技法,乐曲声竟一夜未停。
妈,我上学要迟到了。
尖锐的声音划破黎明的平静。石泓连忙趿着鞋出门去看,那少女正背着一副簧管走远。
而他身边,正是那位完美情人。
侬好啊。他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十二
毕业舞会好像突然成了一个笑话,一道给错条件的题目。
他失神地笑笑,好似在嘲笑自己。
屋里睡倒在床边的唐川,手指却还在不自觉地打着拍子。
石泓揉揉眼睛。他恍惚间好像看到那块黑板上的算式都在随着这节奏舞起来。
十三
他随手把两杯豆浆和糍饭团放在书桌上。辰光正好。
唐川教授闻到香味似的,挣扎着从床上支起身子来。
又倒下去。
他梦呓道:你这地方老好额,改天我也要搬过来。
十四
石泓突然想要跳舞。于是他便无师自通、摇摇晃晃地舞起来。
人不是为美妙的乐声而舞,乃是为了自己的喜悦悲伤而舞。
就像是那天夜里他忘情地独舞,碰倒一架书,引得隔壁邻居也来询问。
谁会知道,下一次舞带来什么人的消息呢?
十五
学生们咋咋忽忽的。他却镇定。
别紧张,记得我教你的就够用了。现在伸手邀请我。
很好。欸,你是不是又和别人练过了?
没有啊。他笑得自然,我只要一直追随你的步子就好。
十六
石泓才知道,原来他不是学不会跳舞,他只是缺少一个完美的舞伴。
石泓才知道,原来华尔兹与数学一样有趣。
舞吧,舞是我们的生命。
舞吧,在你还能这样做的时候。
十七
石泓。
嗯?
其实那一年,我并没有解出那道题。我还是要告诉你,是你赢了。
唐川,你能不能……
嗯?
能不能专心把这支舞跳完,唐大教授?完


评论(6)
热度(14)

© 阿花 | Powered by LOFTER